1. <em id="vzzs9"></em>
      <tbody id="vzzs9"></tbody>

    2. <span id="vzzs9"></span>
      <progress id="vzzs9"></progress>
      首頁 運維雜談Linus Torvalds: Linux 之旅既有趣又幸運,我不敢奢望精通內核的全部

      Linus Torvalds: Linux 之旅既有趣又幸運,我不敢奢望精通內核的全部

      運維派隸屬馬哥教育旗下專業運維社區,是國內成立最早的IT運維技術社區,歡迎關注公眾號:yunweipai
      領取學習更多免費Linux云計算、Python、Docker、K8s教程關注公眾號:馬哥linux運維

      2017 年 6 月,Linux 基金會首次在中國召開 LinuxCon,有幸見到 Linus Torvalds 本尊,從進入媒體視線、訪談交流到離開的三個多小時內,Linus Torvalds 一直面帶微笑。

      在我看來,這種微笑不是職業訓練出來的,而是一個純粹技術人發自內心的表達。這位名揚 IT 界二十余載的神級人物,想必早已過了恃才傲物、口沸目赤的階段,內心充盈的更多是工作中獲得的欣慰與肩負的責任。

      在他提到不想關心 Linux 技術以外的任何事情、一周不寫代碼就坐立不安的時候,我似乎看見了那個 11 歲學習 BASIC 并從此再也沒有離開自己所愛的大男孩兒,擁有一顆不老心的 Linus Torvalds 依然葆有著他的技術好奇。

      以下文字由 InfoQ 主要整理自 LinuxCon 大會上的媒體訪談及 Linus Tourvalds、Dirk Hohndel 的交流環節。

      除了技術的其他一切工作都交給基金會打理

      創建之后的Linux 系統越做越好并受到廣泛關注,Linus Torvalds 于 2003 年決定離開當時的公司、加入開源碼發展實驗室以專職投入到 Linux 內核的工作,后來 Linux 基金會正式成立。

      Linus 只想做技術,不想處理技術以外的事情?!叭绻闶且幻こ處?,很有可能你只想處理自己感興趣的技術問題,其他一切事情你都想移交給別人來處理?!?/p>

      正如所愿,這就是 Linus Torvalds 和基金會的分工,基金會負責接管許可證、專利、法務等問題,處理電話、郵件和文件準備等工作,事無巨細。LinusTorvalds 說他很慶幸自己不需要擔心商業和管理的問題,他只要能領到工資不擔心養孩子上學的問題就很好。

      Linux 基金會執行總監 Jim Zemlin 稱這是正確的模式: Linux 操作系統標準價值 103 億美元;Linux 基金會擁有 Linux、Kubernetes、Cloud Foundry、Xen 等項目,以及 CNCF 基金會、Node 基金會等,整體所寫的代碼價值標準為 145 億美元;由此估算 Linux 的經濟價值占據整體價值 71%,不愧為開源項目鼻祖。

      Linux

      Linux 系統的集中式管理是否可持續?

      在問及現在是否還編寫 Linux 內核的代碼時,Linus Torvalds 坦言現在做的項目管理的工作,他有一小撮頂級開發者共同協作,當有新的任務時,他知道應該把任務分配給誰。比起代碼編寫這樣細節的問題,他需要更加關心的是 code flow 和 process,擔當起架構師的角色,關心代碼穩定和如何改進更高層次更抽象的工作內容。Linus 強調到內核維護小組實力超群,由數十位頂級技術人員組成。Linux 內核每三個月(70 天左右)發布 1 個版本,即便在不同國家出差,Linus 也要克服時差按時發布。

      VMware 開源技術總監 Dirk Hohndel 問到,這樣開發模式是否是可持續性的?Linus 笑著回答如果當前團隊中有程序員變老變胖不想繼續做下去的話也沒有問題,因為會有新的程序員補充進來。

      Dirk 又追問 Linus 道,在內核不斷提升迭代的過程中,是不是你具有著絕對的決定權?Linus 回答到“不是的”,他發自內心地鼓勵大家按照自己的需求建立 fork,如果最終這樣的想法有良好的結果做證明,其精華部分就會被吸收到 Linux 內核項目中。Linus 表示雖然大部分 fork 不是很優秀,但是有一小部分是好的。Dirk 對此總結到,當今的分支發展再吸收代碼的模式其實反映的就是 Linus 本人或其團隊的決定性。

      開源

      創造 Git 是意外之喜,卻比 Linux 更受欣賞? ?

      Linus 曾在一次外媒訪談中表示,創建 Git 從來不在他的計劃內,版本管理系統(和數據庫)是他最不感興趣的方向,甚至帶著一種本能逃離式的討厭。曾經的 BitKeeper 出現令他眼前一亮,本地可以留有一份源代碼,很好地管理了分布式團隊中“誰可以修改代碼”的權限問題。2005 年,開發 BitKeeper 的商業公司同 Linux 內核開源社區的合作關系結束,他們收回了 Linux 內核社區免費使用 BitKeeper 的權力。Linus 不想倒退回到沒有高效版本管理的時代;而除了 BitKeeper 之外,沒有其他軟件可以做到更好的遠程協同;并且 Linus 還很在意代碼的完整性和整個管理流程。為此,自己動手研發一個軟件成為了當時唯一的解決方案。

      基于 BitKeeper 的使用經驗并結合了團隊的訴求,Linus 花費數周創造了 Git 的初始版本,該系統定位目標特色是:

      ? ? ?速度

      ? ? ?簡單的設計

      ? ? ?對非線性開發模式的強力支持(允許成千上萬個并行開發的分支)

      ? ? ?完全分布式

      ? ? ?有能力高效管理類似 Linux內核一樣的超大規模項目(速度和數據量)

      十二年來,Git 圍繞當初設定的目標不斷迭代,并且深受喜愛。

      然而,在 Git 被創造出來之后的前三四年,Linus 稱業界對它并不是很認可,因為這種版本管理方式與大家已經習慣的 SVN 方式相差很大,當時普遍反響是 Git 太難用了。

      但是慢慢地,圈內的聲音發生了變化,Linus 認為大家應該開始接受并適應了 Git。

      而幾乎每個開發者都會使用的 GitHub 則使用 Git 為核心技術,于 2007 年問世。一個有趣的故事是,Linus 本人欣賞但不使用 GitHub,并認為 GitHub 還有可以提高改善的地方。在一次 linux.com 的采訪中,Linus 曾經表示 GitHub 平臺不適合內核開發,功能設計依然比較局限。

      Linus 告訴記者們,“我女兒的同學們在聽說她的父親是 Git 的創作者之后非常興奮,這種興奮程度要比說有個 Linux 創作者的父親更高?!盠inus 總結到,對于現在的 CS 學生們,Git 似乎是個更棒更有趣的產品;這或許代表著年輕一代更熟悉更欣賞 Git。

      Linus 對 Git“更走紅”的現象表示驚訝,一方面是因為 Git 最初只是為 Linux 內核開發者們而建;另一方面 Git 只花費了十天(相比常年深耕 Linux 系統)。

      如果重來一次,你會做什么? ?

      Linus 表示自己曾經接觸過硬件,但是這很危險,他稱自己對硬件“破壞力很強”。換而言之,Linus 很自知地沒有選擇在硬件的道路上繼續走下去。

      不過,他對現在的 Raspberry Pi、FPGA 電路板很感興趣,如果重來一次又不可以選擇編寫 Linux 的話,他會考慮基于硬件開發版的編程。

      堅持不意味著得到,去做你喜歡的事情吧 ?

      Linus 深耕 Linux 代碼二十五年如一日,InfoQ 問到 Linus,是否只要堅持到最后大概率而言都會收獲一些成果?Linus 表示他非常想告訴大家“堅持就是勝利”,但是很遺憾的是事實并非如此。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感興趣的事情去做。這二十五年來做 Linux 系統,總會有不斷新的挑戰出現,所以 Linus 稱這些年非常有趣并不是充滿重復的工作。

      那么為什么 Linus 可以做這么久?

      最靠譜的答案也許就是 Linus 所說的他自己深深喜歡代碼,除了代碼之外的事情,他都不希望考慮或參與,比如許可證專利,與外界公眾的溝通,或者怎么保持盈利以養家糊口;很多技術人都是這樣的,他們希望可以心無旁騖地做技術工作,不希望被無關的瑣事打擾。

      除了盡可能地縮小和聚焦自己的工作范圍,興趣還可以讓人更主動地工作。Linus 說他也會度假很喜歡潛水,但是一旦在外面“浪”過一周,他就“心癢癢”地想回去編程。

      Linus 非常強調自我驅動,他強調一定要知道自己內心想做什么,什么是真正讓你感興趣的事情。比如,如果你對某開源項目感興趣,那你可以去閱讀學習源代碼,但是要警惕成為專家的想法:Linux 內核那么大,沒有人了解全部、沒有人是專家,Linus 稱自己也不是面面俱到。

      寫在后面 ?

      “Linux 系統和您個人所取得的成功是一種偶然還是必然?”

      Linus Torvalds 回答說,這份成功的背后既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其中偶然性,是在于時機剛剛好。如果 Linux 出現再早幾年就可能趕不上互聯網的發展,沒有了網絡傳播、社區協作也就很難取得成果。如果再晚幾年,可能成功的就是另外的操作系統。也就是說,必然性在于大家對開源操作系統的需求。而 Jim Zemlin 則表示“Do the right thing”,并且成功需要有良好的模式。

      正式采訪結束后,Linus Torvalds 立刻被媒體們團團圍住,他依然保持微笑地與大家交流。在征求 Linus 簽名時,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的簽名很丑”并在名字下面附上了“the ugliest signature ever”。我順勢詢問是否有一句話可以送給開發者們時,他遲疑之后說自己不敢給出這樣莊重的建議;但是他表示他認為做自己喜歡的、并對其他人也有幫助的事情很重要。

      Linus Torvalds: Linux 之旅既有趣又幸運,我不敢奢望精通內核的全部插圖2

      隨后,中國開源軟件推進聯盟主席陸首群走進采訪室,和 Linus 見面擁抱聊天。陸先生從 20 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推動包括 Linux 基金會在內的開源軟件組織在中國的發展。

      Linus Torvalds: Linux 之旅既有趣又幸運,我不敢奢望精通內核的全部插圖3

      二十年之后的開源世界是怎樣的?

      Jim Zemlin 稱他認為會有更多的中國開發者成為開源界的領軍人物、核心貢獻者,過去一年 Linux 基金會旗下成員數量有了 400% 的增長;現在的 LinuxCon 是將硅谷的人請到中國來演講,那么二十年之后應該希望可以邀請中國技術人去美國分享。不過,Dirk 表示英文很重要,他建議大家一定要勇于用英文表達自己。

      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高效開發運維

      本文鏈接:http://www.abandonstatusquo.com/21338.html

      網友評論comments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暫無評論

      Copyright ? 2012-2022 YUNWEIPAI.COM - 運維派 京ICP備16064699號-6
      掃二維碼
      掃二維碼
      返回頂部
      久久久久亚洲国内精品|亚洲一区二区在线观看综合无码|欧洲一区无码精品色|97伊人久久超碰|一级a爱片国产亚洲精品